sue

 

嘉斑jackbam 茶甜2

2

第二天一起早,刚上值班就被经理堆着笑招呼到身前,对方开心的拍着他的肩膀,手掌心拍着肩背,又重又凶,

你小子,话还说不利索,想不到做事到还挺中意,来,把早餐送到王先生房里,领赏去吧!

斑斑接过了餐盘,两份餐,心想怕是还有一份给金小姐备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想去,想起金小姐也在,他就心里膈应,想着想着,他已经到了门前了,定了定神,敲门进去了。

王先生住的是船上最好的房,王家从政,各方面特权也多一些,金小姐家里也是有名的,不过从商,世道摆着,商不如政,所以金小姐的房离得远一些,两人住的不是很近。

王先生从美国留学回来,听说他很小的时候就送出国了,人长的标致,像是在国外和女同学们闹出了事端,学也没读完...

jackbam嘉斑 茶甜(民国au)

嘉斑中篇,不过也差不多是个短文十章内结束

民国au
年少一屁股风流债嘎×零经验下人迷弟斑
愿打愿挨型套路
老王略渣 但总归对斑是特殊的
所以还是一个he和有爱的故事~

这里老王 文王迷弟 欢迎勾搭

茶甜

王嘉尔大多时候觉得斑斑是杯茶,那种饭后苦苦的一小口,平时也不怎么留意,没了又忍不住惦念起来,念着念着,发现还是有点甜的,一丝一丝安静的浸泡着,泡着他瘦弱的肉身,孤独的心魂。

1
斑斑坐在甲板上空洞的望着海水起伏,水花小小的声响和船的微晃像一个不名的节奏,长成一个漩涡吸附着他小小的脑袋,他没有精神,没有力气,蜷在角落里,像一只淋了雨的小蛇,冷冰冰的,没生气。

斑斑过了年就17了,看上去却还是小孩子模样,...

源自金有谦的报复与爱

比较俗套狗血的双暗恋
来看有钱菠萝来演绎如何又爱又宠但被浪bam逼到用上拳头的故事。。。
小短文~ 三更结束估计

1
bambam回过了头,嘟了嘟嘴,眼睛里流出来太多撒娇意味的东西。
像海边旋转的灯塔,散发着绿色的光,一圈一圈,围绕着金有谦。
他的记忆里好像总是这些,bambam的好,bambam的不好,只是这些。

2
金有谦认识bambam的时候在高中,一般般的示范中学,没什么太多不同,金有谦属于家境比较好的那种,不过他身份多少有点见不得人,也是因为这个他没去市里私立的国际学校。

他成绩也不好,没心思,也没什么必要,没人要求过他,他也无所谓了。男校里大家也都觉得打扮自己没什么必要,金有谦也就这么随大流的普普通...

存个谦斑脑洞 王子bam记者谦

泰国小王子的首尔假日

王子bam和记者菠萝的一段邋里邋遢鸡飞狗跳相爱相杀最后公开盛大婚礼的故事 👋🏻👋🏻👋🏻

借罗马假日的人物设定

不过不要电影里那种柏拉图结局~
爱谦斑就要在一起来场巨大婚礼

泰国小王子bambam带着成人旅行梦想一个人悄悄想找香港的土豪杰森哥在中国过一段吃喝玩乐的成人time 结果半路被家里发现情急下误打误撞飞去了首尔 遇到了失业记者金有谦 金有谦由于是个爱看泰国腐剧的大写直男(。。。)所以一眼认出了这个刚成年所以曝光率不高的bam王子 于是乎开始一路跟班 带着bam王子一路吃喝 教bambam喝酒赌博出入夜店追女团(。。。)想拍点大新闻或者敲诈勒索一下泰国皇室 结果...

got7 民国文 心疾难愈

心疾难愈

主cp
宜嘉 谦斑 伉俪
副cp就是大乱斗一堆堆
宜珍 范七 嘉斑 斑马
估计还有

文案
嗯就是每个人都喜欢其他两个人的故事最后大家一起作死狗带_(:3」∠)_

重点!!
所有cp都是双箭头的
所以 🌚🌚只是付出表达的多少罢了 结局不算he但也不是真的be啦

和标题的意思一样 每个人都有心疾 所以总是无法越过 总是在痛苦犹豫 心疾难愈 所以做着让别人痛苦同时自己也痛苦的事情以保护自己心里难以愈合的疾病

总之
看文愉快~

上文

1
段宜恩第一次遇见王家的二少爷的时候是在冬天,他刚从美国回来,中文有些蹩脚,入了王家这样讲礼数的大家时多少有些紧张。他出生在北边,连连的雪和山,一片无际的牧院和牲畜,小时候混在雪堆...

船(肖白粤澍)民国23



23
四小姐跑了,彭家自然是不依了,新账旧账一起算,终究弄个没玩。

白澍看着那两张和肖战远走的船票,把它小心夹回了肖战的外衣口袋里,回到镜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看着镜中自己眼下两团乌青,叹了口气,动身去找彭楚粤寻个解决办法了。

彭楚粤听到下人传来白府有人拜访,他心里算是有了着落,他本想用白澍的妹妹牵制住他,却不想白苏这一跑,让整个白家的债算是又多了一层。彭楚粤不管债,不管钱,他念的就是一个人,一个人而已,枉费心机,他也可笑,为了一个人,一个人而已。

不过走进来的不是白澍,而是肖战。他直径走到彭楚粤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了。

隔着一个大大的鸟笼,和上回与白澍相见时一样,隔着个东西似是也好的,看不完全,猜不...

船(肖白粤澍)民国 22



22

白澍也不知怎么到的家,他一路上抖着身子,回家时,已是一脸泪水。
他恨,恨自己家道中落,恨爱赌的父亲,恨闯事的哥哥,他更恨自己,恨自己一步步走来,害得自己的小妹去还一家子的孽。

入了屋,见肖战一人坐在窗前,他湿透了全身,发梢还滴着水,一双眼透着雾气,整个人都是灰色的,滴着水的灰色,死的。

白澍知道他体寒,心疼的迎过去,多少问了几句,肖战也不答。白澍也就收了声,他找佣人递了一条毛巾,蹲下身来给肖战细细的擦着手,再替他解了外衣,看他贴身的衬衫都湿着贴在身上,白澍又是心疼,

你这是怎么了?不会好生对待自己吗?

肖战就着白澍为他擦着头发,

那彭七害了病,我也害病了。

说罢,又把白澍从后面抱到怀里,

我这病,要死了...

香枕头 肖白黑帮



上个世纪香港背景
黑商太子爷假正经真流氓战
不良少年混混澍

2
肖战不想来的,他不是这样的人,他跟在那个男生后面,小心翼翼的踩过每一个水泥坑洼。
那男生边走边回头看他一步步小心的样子,挂了一个笑,然后踩起一个水花溅了肖战一腿,肖战心里的火苗刚升起来,那个男生就转过身来和他贴的紧紧的,他比肖战矮一些,稍一抬头,算是安慰的吻了吻肖战的下巴上的小痣。
肖战楞的看住他,自己虽然什么都懂但什么都没做过,也没人敢对他做过,

你,找死。

他也不懂自己怎么木讷又拙略的吐出一句烂话,

我吗?
他看着肖战,围着他转了一个圈,从他背后揽着他,把嘴贴上肖战的后颈,又吻了吻,
感觉到肖战僵硬的身体,他贴近肖战的耳垂,念到,
我在吻火。

然后接着...

船(肖白粤澍)民国AU



20
白澍眼看着走到了门前,却又有些生怯,最后还是定了定神,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彭楚粤坐在窗前,一脸百无聊赖的喂着几只八哥,那八哥是去年游山和白澍一起时买的,一身黑皮,歪着嘴吃着彭楚粤喂得食物。
还不待白澍上前,八哥就叫到
白少爷,白少爷。
见着动物竟还识了人心,白澍也笑着上前,伸一只手指逗弄一番,笑了句,
巧嘴。

去年买的,没见过你几次,想不到还识得你。彭楚粤笑着看向白澍。

白澍一见彭楚粤的眉目,一张笑脸,就满身的罪孽涌上来,几年来要不是彭楚粤,他白澍早就不能被人还称一声少爷了,可如今自己又想一声不吭的一走了之。。。

想什么呢?走来累了,吃口茶?
不不不。不累。
白澍坐下,隔了个大鸟笼,透过空隙看着彭楚粤,问到
你...

1 / 3

© sue | Powered by LOFTER